中甲

神道丹尊 第1889章 豪赌(大家一起发)

2019-10-12 19:12: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道丹尊 第1889章 豪赌(大家一起发)

这老人自然就是紫城丹师了,他看着凌寒,眼神中充满了不怒之威,根本不需要特意做什么,一个念头就能镇压万古诸天,强得无法形容。

升源境强者,当然足够强大。

凌寒心中念头电转,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反而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前辈,我不是很明白。”

“本座几次三番叫你前来,你却推三阻四,架子比本座还大吗?”紫城丹师说道,脸上绷紧,有大道在他的身后化形,演变出各种各样的形态,但莫不充满了威势。

这老头要比血影老魔强。

凌寒在心中说道,虽然他已经无法比较这两者气息的强势,可他就是觉得紫城丹师更强。

他微笑,道:“晚辈冤枉!”

“哦,你打了本座的丹童,居然还说是冤枉?”紫城丹师不由怒极而笑。

凌寒镇定自若,如果紫城丹师真要责罚自己的话,哪需要和他这样废话?对于一名四星丹师来说,不管凌寒再怎么妖孽,左右都只是一名斩尘、一个一星丹师,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

杀之,一个念头的事情。

可现在对方却是那么多的话,再加上凌寒早就有了几分怀疑,自然更加笃定了。

他道:“我确实冤枉,而且还很委屈、气愤!”

“呵呵,你越来越放肆了!”紫城丹师冷笑道。

凌寒不卑不亢,继续道:“一名小小的丹童,竟然敢对一星丹师吆五喝六的,这还有规矩吗?可别说其他一星丹师不敢斥责一句,甚至那些二星丹师、三星丹师都是沉默以对,似乎习以为常,我认为……不对!”

“哦,这就是你打本座丹童的理由?”紫城丹师淡淡说道,脸上有着高深莫测的表情。

凌寒展颜一笑,道:“正是。”

“你还真是胆大包天,不知道有句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吗?”紫城丹师森然说道,脸上浮起了可怕的杀意,一下子就化身成了修罗大魔王。他轻轻拍了一下桌子,明明没有声音,可凌寒的心中却是咣地一下,好像天地都是崩塌了一般。

这就是升源境的强大,一举一动都能影响人心。

“念你也算是个人才,本座就法外开恩,给你一个机会。”紫城丹师微微缓了一下,“你立刻去向本座那丹童磕头道歉,本座可以饶你一命。”

凌寒没有半点犹豫,道:“士可杀不可辱,况且我一点也没有做错,为何要道歉?”

“哈哈,本座活了上万亿年,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不知所谓的小子。既然你这么胆大包天,目中无人,那就带着这份尊严去死吧!”紫城丹师出手,一掌按来,轰,化成了一只火焰巨手,上面浮现着一个个大道印记。

对于斩尘来说,这样的一掌别说是接,就是看上一眼都会从心底生出无尽的恐惧,胆小些的人直接骇破胆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这一掌推动很慢,似乎要让凌寒生起无尽的恐惧,然后再要了他的性命。

凌寒负手而立,身形笔直如剑。

这一掌真要按实了,他肯定来不及躲进黑塔中去的,但他在进行一场豪赌,赌的是自己对于紫城丹师的认识,如果赌输了,那么代价就是他的命。

其实有黑塔在手,凌寒并不需要去赌,只要不遇到仙王,他进了黑塔就能稳保无事,可随着他的境界越来越高,他也越来越不想依赖黑塔,至少不是在无解的情况下。

“跪下求饶,还有你一线活命的机会!”紫城丹师说道,声音轰隆隆如同雷鸣,震得人耳朵都快要炸裂,更是直指道心,带着无上的压迫力。

凌寒连开口都是免了,依然卓立。

轰,一掌拍下,整个第七峰都是颤动了几下。

恐怖的威势卷过,凌寒的身形浮现,却是半点伤都没有。

这可不是凌寒的实力逆天,连升源境强者的攻击都能接下,而是当攻击落下的时候,刚好避开了他,否则的话,他现在不但已经是一个死人,而且还是一点骨屑都找不到的死人。

“哈哈哈。”紫城丹师大笑,那散发出来的骇然杀气已是一扫而空,笑得极是欢愉,好像一下子心情好到了极致。

凌寒虽然背上已经升起了一股冷汗,脸上却是毫无变化,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哪怕赌错了,他也不是没有退路,不灭天经可以浴火重生,可以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而且,刚刚好还能把黑煞咒给解除了。

但能够不用这样的重生机会还是不要用的好,这可不是能够无限量运转的,而是少得可怜,随着他的修为提升才能增加一次两次的机会。另外,他也将黑煞咒视为磨砺,反倒不想将它立刻解除了。

“小子,你的胆子真是很大!”紫城丹师说道

凌寒反倒变得谦虚起来,打了个揖,道:“谢前辈不杀之恩!”

紫城丹师脸上露出一抹欣赏之色,一个只知道耍横的人是没有前途的,可凌寒能屈能伸,该强硬的地方无比强硬,该恭敬的时候又不失礼节,让他满意之极。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个让他看得过去的人才了。

“你料定本座不会杀你?”紫城丹师问道。

凌寒一笑,道:“有七八分的把握。”

“但并非十成,而且,如果你料错了呢?”紫城丹师又问。

凌寒还是保持着微笑:“七八分的把握,已经值得赌一回了。”他当然不会说,自己还能浴火重生,哪怕料错了也有一丝补救的机会。

“好个小子!好个小子!”紫城丹师眉须皆动,显得很是激动,更似乎老怀大畅。

他招了招手,容色变得和蔼无比:“小子,来,这边坐。”

凌寒依言走了过去,坐在了紫城丹师的对面,双手放在膝盖上,显得十分恭敬。

紫城丹师不由地更加满意,他的眼神中全是欣赏之色,笑道:“你是否以为,本座是那种会纵容身边人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之人?”

凌寒实话实说,道:“一开始并不了解前辈,只是看到莫丹童嚣张跋扈,确实以为前辈是那种极为护短的人。不过,我把莫丹童教训了一回,但等来的不是城里的执法队,而还是莫丹童的时候,我便知道前辈绝非这样的人。”

“哈哈!”紫城丹师笑得更加畅快,“那你说,本座为什么要纵容小莫,甚至让所有人都认为本座便是那样的人?”

...

四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株洲治疗阴道炎方法
吉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四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株洲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