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解说的艺术避免单调乏味记者球员搭档才是王道

2019-03-29 05:21: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编者案:7月刊《Snooker Scene》刊发著名斯诺克记者、欧洲体育解说评论元大卫·亨顿的文章,探讨斯诺克的解说艺术。

文 / David Hendon

特德·科比特在我出身之前就开始为本刊撰文,他是一位板球解说。他曾在《Sportstar》周刊对斯诺克解说发表看法:“我有幸将斯诺克与其他主流电视体育进行深度比较。目前所有的解说员都曾经是球员,这让解说内容单调和乏味。如果能够有一位不曾在顶尖水准竞技的人说上几句话就好了。”

特德指的是BBC的解说评论,他们都是球员出身,某些人乃至是斯诺克运动最伟大的球员。但是,在我供职的欧洲体育,基本上都是播音员+球员的组合。前者从新闻记者的角度动身,后者提供分析评论。菲利普·斯特德,资深斯诺克爱好者,前BBC 5电台记者,通常担任欧洲体育的另一位斯诺克解说;菲尔·叶茨有时也担纲这一角色。我们和球员的搭档,让所有人理解角色分工:这类“主导”+“增色”的搭档是由BBC首创的,但这种风潮过后却告一段落,虽然Andrew Cotter、Matt Chilton等诸多BBC电视媒体人仍然在播送足球的《当日最佳比赛》。

有些前运动员可以出色地完成主导播音的工作,让我们几近忘记了他们曾经是运动员。Richie Benaud(澳大利亚前板球运动员,经过系统培训的记者)在板球领域做到了这一点。Andrew Castle在网球领域也是如此。Peter Alliss在他年届8旬的时候依然解说高尔夫。在斯诺克界,约翰·普尔曼上世纪80年代在ITV倍受欢迎的领衔解说传为美谈。

从BBC现役解说员中选出4位,斯蒂芬·亨德利、史蒂夫·戴维斯、约翰·帕洛特和丹尼斯·泰勒,不但可以精准地给出如何打并且为何打一杆球,并且能够让你体验克鲁斯堡交锋的氛围,它感觉起来如何,你怎样处理这一切。但是,在解说中依然需要的是背景的阐释。举个例子,如果马克·塞尔比即将进入一个决胜局,那么观众们会很想知道他在决胜局的战绩如何;如果一个球员将打出他生涯的第300杆破百,那么观众们会想知道还有那些球员打出过这么多破百。

每个人对解说员都有不同的看法,但一个时常误导大家的说法是:“如果你没在那里打过球,你并不真正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事实上,仅仅作为一个中立的观察者,他也是有价值的——他可以看到全局而并非比赛的一个狭窄的点。记者们从球台之外看球员们的模样,聆听他们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言论,其实不从他们的选球或出杆动作上(虽然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技术因素)得出自己的观点。

在解说中,我把击球分析留给像乔·约翰逊、麦克·哈雷特和尼尔·富尓兹这样的前球员,他们远远比我熟知这些细微之处。作为互补,背景和前后关系以及统计信息的传播就依托我来完成。统计信息在有些人的工作中已被“滥用”,但在正确使用的条件下,它能够帮助理解全局。

归根到底,电视直播体育的播音是辞汇的选择:在正确的时机选出正确的词语,把它们加入到转播的图像中。很多前运动员出色完成了这1工作,但一位成功的运动员并不是成为一名好解说的保证,尤其是沟通的技能通常是新闻学知识。克莱夫·埃佛顿说:“BBC让菲尔·内维尔担纲英格兰对阵意大利的世界杯首秀简直事与愿违,他词语单调,与现场观众噪音冲突显得不知所云,遭到了广泛的差评。”这让《每日电讯报》的彼得·奥斯博恩形容BBC体育总监芭芭拉·斯莱特为“女王生日的MBE受封仪式上一名稀里糊涂的受封者,她似乎以为所有的体育解说员都应该是前顶尖运动员”。

女子板球的夏洛特·爱德华兹与珍妮·冈恩,冬奥会金牌得主丽兹·亚诺德以及高尔夫的劳拉·戴维斯均在女王生日受封,但在竞争最激烈的年代获得5届世界冠军的罗尼·奥沙利文颗粒无收。观点是,并不是说这些女士在发扬这些小众项目上的功绩不值得嘉奖,而是奥沙利文完全应得这项荣誉却因为隐蔽的理由被忽略了。

(编译 / 狸猫)

治疗牛皮癣的三大原则
食疗治疗痛经吃什么好
女性患上外阴炎应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