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江南】闲人刘二(小说)

2019-09-10 20:35: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闲人是个很难定义的词,但刘二很适合。
他最多的是空闲,而且不愁生活来源,从未为任何人承担过义务,也从不去为家里里里外外的事情上心。
早上起来,眼睛半眯着,还有几根睫毛粘连着,他先摸到烟包和打火机,点上烟,吞云吐雾一番,边想着,大概还早,不用忙,老婆今天倒乖巧,没有弄出响声惊扰他睡觉。正想着,没留神一缕烟钻进眼里,使劲揉着,剩下的几根睫毛也就开了,用枕巾擦去眼泪,才看到已经九点半。边在心里骂着妻子,边慢慢吞吞穿好衣服,揭开锅试了试饭还有温热,勉强吃了。其实从他睁开眼到走到院里,时间已经过去两个钟头。蹲在厕所,又抽了两根烟。他把门带上,走到街上,寻找人多的地方,听风云变幻。
什么时候老婆把中饭做好,叫他三遍以上,他才会回家吃饭。吃完饭边抽烟,边看电视里的广告,迷糊一会。大约下午一点半准时要到棋牌室,摸八圈麻将。这是他平时一天里最重要的事情,若是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晚上也必须补上,不然就觉得这一天空虚得不得了,心里老觉得欠缺点什么,睡觉也不舒坦。他不喜欢和男人打麻将,而女人们又尽量避免和他同桌,主要是嫌他抽烟、说荤话、打牌慢。只有几个在他这里赢的多的骚妇人愿意和他一起玩。
每天几乎都能在六点半以前结束。只要棋牌室有玩的人,他就不会走,要上一两花生,一颗咸鸭蛋,拿出存在这里喝剩下的半瓶酒,自啜自享起来。这时候的刘二简直就是神仙。其实在他的心里,过来过去的就是那几个 人,他每天臆想着不知和他们快活过多少回了。
赢了钱,照例拿一个整瓶酒,几块豆腐干,悠哉悠哉回家继续臆想。
刘二今年五十六,就一个儿子已经三十多岁,是刘二的哥哥给安排到市交警队的。干的又是人人羡慕的肥差,不时给他拿一些烟酒回来,他经常邀请和他一样的闲朋友来家里喝酒抽烟,其实就是显摆。
刘二的经济来源主要是退休金,他原来有一份正式工作,托人提前退休,又找人给本来没有工作的妻子搞了一套假手续,也办理了退休,两个人身体健朗,没病没灾,靠这样的两笔退休金自然能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除此之外,他还利用假手续办了几笔困难补助。一个是用自己的房本和他给农村的本家兄弟办的低保证,经常领一份住房补贴;一个是用一套医院的假手续在合作医疗机构领了一笔慢性病保险;还有借助大哥的同学,在一个单位领一份白挣钱的每月500元的薪水。
他每天上午的主要活动是在夏阴冬暖的地方和老家伙们瞎侃。侃的事情无所不包,大到国际新闻,国家时政要闻,小到人们的吃喝拉撒睡。老头子们最热衷的是家长里短,揭人短处的新闻能被他们添油加醋演绎成一部评书。摆家谱是显示各自实力的最有力的一招,谁曾经当的官最大,挣的钱最多,谁的亲戚子女现在最有权最有钱,谁就自然成为很多人热捧的对象,这人也就自然成了侃大山的中心。很多社会上的等级思想照样会在这里反映出来。刘二自恃有儿子和哥哥的支撑,也当然成为圈里的小人物,再加上他善于吹嘘,把很多事情放大,一些不明就里的人自然不敢小觑。但他还不是整个圈子的中心人物,还有一些原来是副科级以上退下来的人物,他自然没法和人家相比,但心里总有超越他们的想法,总想办一些值得大家眼热的大事,给他们瞧瞧,把那几位压下来。
一天刘二的岳父和岳母来到他家,妻子做了几个菜,问刘二喝什么酒,刘二想了想把儿子给的一瓶酒拿出来,和老岳父喝了个痛快,妻子对他也显得很殷勤,岳父母老两口也很矜持,吃完饭,一觉睡醒,发觉误了玩牌的时间,心里就窝了火,只是对着两位老人不好发作。不一会,妻子终于说出让他给两位老人办理低保的事情,他迟疑一会儿慢慢说,现在办的人多,不好办,我先给问问吧。岳母急着接话到,需要花钱的地方不要省,花钱办下来也很愿意,麻烦你尽量给上上心。本来心里不高兴,现在俨然成了大人物的他,觉着自己高大起来,说我先给问问,让妻子拿出两盒中华烟,装进兜里出去了。走着走着。不由得又进了棋牌室。一直坐到六点多,才好不容易等到几个人,玩到晚上九点多,输了钱,一脸不高兴回了家。
妻子照例是殷勤有加,可越是这样,刘二就越觉得自己高大,对妻子也吆五喝六起来。反复说,事情哪有那么好办的,给拿点钱,万一需要得请人喝酒,妻子赶紧给了他五百,又给他拿了两包烟。第二天他上午找到儿子的同学——民政局局长——说明了情况,自然很顺利地得到了答复。局长给了他两张表,告诉他分别盖什么章,找谁。他从民政局出来时,觉着自己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人物,全身每一个细泡都飘飘然地舒畅。
给两位老人办好这件事后,他吹嘘自己的能力,很快周围和他接触的人都知道他有民政局的关系。许多人把钱送来,求他给办低保。但多数一拖再拖,始终难见下文。其实总共办成两个,他说办了十多个。可人们还笃信他的能力提前把钱给他送来,起初是每人两千,后来逐渐有加到五千的。一位牌友想提前办退休,苦于没有门路,就和他套近乎,想试探刘二是否有劳动局的路子。好吹嘘的他自然满口豪言应承下来。这位牌友的老婆是个略有风姿的女人,又好玩弄媚术,主动把刘二请到家里,夫妇俩连吹捧带灌酒把他弄得晕晕乎乎,竟然睡在人家炕上。丈夫出外打麻将,他迷迷糊糊地知道牌友的媳妇用热毛巾给他敷额,为他醒酒,就不由得动手动脚,二人竟然干了苟且之事。原先答应给他五千元的办事经费就免了。可这事不像办低保那样简单,是需要很多人冒风险的,一般的关系很难做得到。他就到处求人,始终找不到直接牢靠的关系。为了这事,他又多次和牌友的老婆热热乎乎。逐渐就变成一项唯一上心的政治任务,几经托人就是难见结果。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给儿子打电话。儿子不知道情由,回复说,跟咱没有亲戚关系的事情不能管。可他哪里知道,这已经不是亲情不是恩情而是肉情的关系,这才是父亲心里最值得办的事情。但刘二说不出口,无法强求儿子,只好硬着头皮仗着大哥的名声找人。劳动局管社保的主任自然得征求局长的意思,局长自然不想费力不讨好,就把这事委婉地告诉刘二的大哥,刘二的大哥知道弟弟和托事者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愿意为这点小事落下这么大的人情,就一口回绝了。刘二的大哥还把这事说给侄儿,让侄儿回家的时候批评父亲随便揽事。刘二的儿子回家时专门到周边宣传他和他的大伯绝不支持父亲给人办事,又在聚会时跟几个同学吹了风,不让帮助他父亲给人办事。这一来,可炸了锅。把钱给他的纷纷来要钱。牌友的老婆听见风声后,直接抖搂出刘二占她便宜的事情,坐在她家的炕上,破口大骂,什么话难听骂什么话,声言要是刘二办不下这事,得给五万元名誉损失费,不然就死在他的炕上。这可急坏了刘二,老婆是一气之下跑回娘家,自己是不敢回家,儿子大哥那里是实在不敢让知道。很快闹得满城风雨,劳动局的人也知道了,再也不敢办这事。
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刘二又开始在棋牌室喝酒玩牌,不时有人调侃他几句,他也不去争辩,重又回复为纯粹闲人。

共 27 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闲与忙碌,都是一种生活的状态。忙碌,是生活的必须;闲,是一种能耐。文中的主人公刘二,过得衣食无忧,退下来的生活就是喝酒、打麻将、与人调侃、吹嘘,日子也过得悠哉悠哉。闲来无事的时候,为了在邻里面前招摇显摆自己的能耐,就四处揽事,然后上蹿下跳找关系找门路。结果,事没办成,苟且之事终于败露人前,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其实,从文中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人的身体可以闲下来,但是内心的充盈才是我们在生活中追求的目标,真正身闲心不闲、又能保证生活品质的人才是真正的本事。此文立意新颖,语言幽默,人物形象的刻画很鲜明,让我们不禁联想到现实生活中无数个刘二,引人深思。欣赏,推荐阅读!【编辑:简希】
1 楼 文友: 2014-02-1 09:50: 飞梭老师过年好!这刘二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啊!我个人认为此文更象小说,所以放在小说队伍了,不知可否?要是不妥,我再改过。
2 楼 文友: 2014-02-1 18: 8: 很好,谢谢小希连续为我连续编发诗文。很到位。小说更准确点。 无欲则刚,无心则静,无求则富,无为则成。一叶浪尖过,心平路自平。老人血管性痴呆怎么办
便利妥护理垫棉柔
孩子胃胀不消化吃什么
小儿小便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