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煤炭资源税改革终极博弈企业如何应对

2019-08-12 03:07: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煤炭资源税改革“终极博弈”企业如何应对 在研究、讨论、博弈多年后,煤炭资源税改革终于落地。近日,中国煤炭资源税改革正式启动,李强等煤炭界人士遭遇的“税轻费重”现象即将终结。煤炭资源税税率幅度为2%~10%,具体适用税率由省级财税部门制定。 清费立税推动发展 今年以来,煤价跌幅加剧,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累计下跌130元/吨左右。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煤炭行业亏损面已经超过70%。 “清费立税,推进煤炭资源税改革,对企业普遍有利。”山西普大煤业副总裁李俊峰说,煤市下行之际,名目繁多的涉煤税费令企业不堪重负。据他估算,清费前,煤矿完全成本的40%以上是税费,税费之中,费的比例又占三分之一。 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认为,“税轻费重”的根本原因在于市场机制不健全,现行资源税难体现资源稀缺性和市场属性。 以“煤炭大省”山西为例,1984年起,全国开征煤炭资源税,山西地方煤矿定额为1.6元/吨。2004年调整为3.2元/吨,其中焦煤8元/吨,并沿用至今。山西省社科院经济所助理研究员张婷测算,即便在煤价高企的2011年,山西资源税收入占一般财政预算收入的比例仅3%左右。 一位煤炭行业人士称,过去煤价高涨,各级部门涉煤收费过多,企业负担沉重,而资源税占比小,大量涉煤收费“体外运行”,增加了权力寻租的空间。 “费改税后,企业负担不会增加,甚至可能减轻,还将有一二百亿元的财政收入回归‘预算内’。”山西省地税局税政一处副处长冯苏芳说,目前,山西地税收入每年900亿元左右,煤炭资源税占40亿元。“预算外”的涉煤收费、基金每年多达200多亿元。 改革遇难题 全国性煤炭资源税改革方案出台,大部分煤炭企业都对各自能承受的税率进行了测算。在前一时期多数产煤省区已经降低或取消一些收费的情况下,除了山西和内蒙古的部分煤炭企业测算出的数值较高外,大部分煤炭企业测算的税率在1%到4%之间,低于2%的不在少数,这意味着即使地方实施最低2%的税率,也会增加部分煤炭企业负担。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称:“煤价现在是比较低的时点,煤炭企业日子艰难,地方财政压力也比较大,这个时候各方都会斤斤计较。”张斌认为,这次改革总的原则是不能让地方减收,也不能增加煤炭企业负担,两个目标之间需要达到一个平衡。 改革遇到的难题不止于此。“一些操作细则还需完善。”冯苏芳说,按国家规定,资源衰竭期煤矿开采的煤炭,以及充填开采置换出来的煤炭,资源税分别减征30%和50%。但资源衰竭期煤矿由谁认定,如何计算充填开采置换出的煤炭,仍需进一步明确。与此同时,从价计征中的“价”采用坑口价,其与车板价之间的运输费用如何计算,既赋予基层税务人员权力,也存在较大风险。 煤企如何应对 此次煤炭资源税改革,税率因省份而异。税率在2%至8%的范围内,先由各省份拟定,然后上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审批。如果接下来中央层面有具体细则出台,还有照办的依据;如果没有,就是各省份看着办了。所以,税率的博弈及在不确实因素上的博弈,主战场在省级层面。 涉及钱的事,都得拿账单说话。因此,各煤炭企业可以根据往年缴纳税费的账单,主动向所在区域政府提出科学拟定税率的建议。 以往很多地方税费,只是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报备。这次确定为审批,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省级政府的权力。这就意味着,各省份上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的拟定税率,必须有理有据,有充分的数据支撑。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诸多不确定因素,煤炭企业掌握得比较全面,与其将来在这些方面听凭别人决断,不如主动应对,先研究制定简单明了、让财税部门看得懂的方案,争取让其接受。 另有专家指出,这种数据统计工作,应该延续到煤炭资源税改革实施以后。因为本次煤炭资源税改革的前提是,确保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如果改革之后,确实增加了煤炭企业总体负担,亦可拿数据说话,呼吁出台相关减免或优惠政策。 事实上,“清费立税”的思路已经非常明确。9月2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要立即着手清理涉煤收费基金,停止征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取消原生矿产品生态补偿费、煤炭资源地方经济发展费等,取缔省以下地方政府违规设立的涉煤收费基金,严肃查处违规收费行为,确保不增加煤炭企业总体负担。 “此次煤炭资源税改革最终能否降低煤炭企业的负担,还要看各地清理其他税费的力度及最终定下来的税率,但从价计征必然有利于引导国内煤炭产量下降,提高资源利用率,帮助煤企告别‘微利’困局。”上述煤炭行业分析师表示。冠心病有几种
整肠生与乳酸菌素片的区别
肠胃着凉吃什么药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