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长河内外 【536】她亏大了

2019-10-12 23:22: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河内外 【536】她亏大了

群臣一听,都跪下身去,齐谢道:“多谢皇上隆恩!”

皇上道:“众爱卿平身!”又道:“往后呀,不要再跪了,仙家们说了,天上不行跪礼,心诚口谢就行。[超多好]-79-”再道:“再说了,这一切并非我的功劳,全是我主雪儿的功劳,大家要谢,就在心里默默地感谢我主雪儿吧!”

群臣于是双掌合十,在心里默默地感谢起他们的主雪儿来,只有首辅大臣严阵子例外。

一分钟过后,皇上对严阵子道:“严爱卿,半个月后,奇画国就‘交’由你来主理了,你就是奇画国的正式皇上了,这个皇宫也属于你了。你快遣人送信去奇葩,让你原来的那帮爱卿速赶来皇宫履职吧!”

严阵子道:“臣遵旨!”

那位大臣又道:“启禀皇上,只是臣等已老,不知还有机会返老还童与否?”

皇上道:“我听雪儿主子说过,返老还童对于主子们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我们有雪儿主子关照,一切都会非常顺心的。不过,去到天上履职,不比地上,我听雪儿主子说过,天上不需金钱,黄金要多少有多少,毫无用处。”

继续道:“天上没有战争,大家所要‘花’心思的,就是努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要让主子们小瞧了我们。我听雪儿主子说,我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将会发生极大的改变。”

继续道:“好了,这里原画帧的爱卿每人可以带上正室出发,余下的就等第二批第三批了。”群臣又谢过,皇上便令身旁的‘侍’臣宣布退朝。

而俊夏五人,离开奇画国皇宫后,去到了誉主的誉船休息室内,誉船在誉主的意令下,一转去到了婉茹的皇宫上空。

五人于休息室内的造皮沙发上坐下后,因见雪儿有些疲倦,俊夏问道:“雪儿,你困了吗?”

雪儿道:“对,我好想睡觉了。但我要先洗个浴才能睡得舒适。”

誉主道:“洗浴的话要去洗浴室,好生麻烦,我这令我的誉船给你介洗了,你立起身来便行。”

雪儿不明问道:“誉主,什么是介洗呀?”

誉主道:“你立起身来,马上就能体会到了。”

雪儿于是照做,但她仍有疑‘惑’地道:“誉主,介洗能洗到那些隐秘-处吗?”因怕大家笑她,又道:“比喻口腔,牙齿等等的地方?”

大家都暗暗一笑,誉主道:“能的,不光是你的肌肤,你的头发,你的衣服也会一起洗了。”

雪儿又问:“我要张嘴吗?”

誉主笑道:“不用,如果要的话,那你岂不是还要张‘腿’才行?”誉主此一言,把大家都逗得笑了起来。

誉主继续道:“介质有很强的穿透力,介洗是定向洗浴,介质内有定向程序和物质转换程序,会将你口腔中的要被清除的物质转换成纯氧,你可以吐出来,也可以吸进去。无水而自洁,无污而清新,旁人不会因你在洗浴而受影响。”

雪儿一听乐了,好想一试,催道:“誉主,那快点呀!”

誉主道:“夏南,你先给她充些乙能,免得她不够清醒,体会不到介洗的爽快。”

俊夏于是向她一伸右手食中二指,给她充了些乙能。马上,雪儿就‘精’神了起来,并道:“我的主,你好厉害呀,你只手一伸,我就不想睡觉了。”

俊夏道:“几个月过后,等你成为了祉人,并顺利成为了史人,睡觉就跟你无缘了。”

雪儿问道:“主,是不是史人就不用睡觉了?”

俊夏道:“萌人史人临人誉人等超质人都不用睡觉。”

雪儿逗问道:“要是我想跟你睡觉呢?”

她此一问,把四人都逗乐了,伊澜生‘性’就喜欢逗人,她道:“那很简单呀,想睡就睡咪!不过,会睡不觉的,你们两个就只有两眼瞪两眼了!”这下,四人也被伊澜逗得笑了起来。

雪儿毫不示弱,问道:“伊澜主子,你是不是跟夏主子两眼瞪过两眼了?”

清和亦逗道:“何只呀,他们两个瞪眼瞪得来火了,就大打出手,决起胜负来了。”

雪儿一笑道:“清和主子,你肯定也是试过的,这肯定是经验之谈,对吗?”

清和拿她真没有办法,只得道:“我这纯属揣测。”

雪儿又问誉主:“誉主,您相信吗?”

誉主道:“这是人之常情之事,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人有对美的追求总是好的,但前提是要互相欣赏。”

因雪儿还在立着,誉主道:“我让船儿给你介洗了,你要好好体会介洗的爽快呀reads;!”雪儿点头嗯应了一声。

俊夏进一步解释道:“誉主的誉船不比别的船,介洗时能让人如醉如痴,快慰非常。”

而誉主,立即意令她的誉船给雪儿介洗,并让船儿给她提供一些特别的服务。儿,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享受非常,并同时轻呼着:“真爽呀!”

为不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四人只欣赏着她爽快。正常的介洗本是不用一分钟就能完成的,但誉主为了让她享受个够,刻意让船儿加长介洗的时间

,使得雪儿如坠梦幻,人也脱离了船儿对她的定向引力,飘了起来。

更主要的是,她已暂时失去了本我,于空中自娱自乐了起来,样子极具魅‘惑’力。见她一时高山,一时流水,一时‘花’前,一时月下,俊夏了。

良久,介洗完毕,雪儿立回原处,伊澜忙问道:“雪儿,怎样,爽不爽快?”

雪儿答道:“爽是爽快,但我又有些困乏了。”

俊夏知道她介洗时太投入,消耗的乙能太多,于是又伸手给她充了些乙能。清醒了的她立即撒娇道:“好啊,你们这些做主子的,要人家表演给你们欣赏,太坏了!”

四人只暗笑不出声,并且还互递神‘色’,使得雪儿更加尴尬。

雪儿心有不衡,说道:“夏主子,下次你也要介洗一回让我们欣赏,要不我亏大了!”

见誉主她们三个都不出声,雪儿急道:“誉主,你们怎么不帮我说话的?”

誉主道:“男人吗,要介洗的话,随便介洗一下就行,不用来那么多诗情画意。”雪儿没法,只好坐回了原处。

而俊夏,早已意令他的祈船通知婉茹过来。很快,婉茹乘着她的三级祈船来到了誉主的誉船外,誉船马上向她发去信息,告诉了她誉主和俊夏他们正在休息室里等她。

于是她出来祈船,誉船将她纳入了休息室。见了礼,她问道:“各位主子,此次有何指示?”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收费怎么样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的具体地址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