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龙印血魂 第七章 人吃人

2020-01-16 13:39: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印血魂 第七章 人吃人

自从遇到一个稍微有点生命气息的星球之后.一路飞行.再也沒有遇到有生命的星辰.经过很久很久的飞行.筋疲力尽之下好不容易遇到一艘飞般.然而幸福來得太快又走的太快.飞船上有很多自古以前死在飞船里的修士.他们都死得不甘.都有怨念.死的人越來越多.慢慢的生出灵智.

怨念滋生了意识是件很可怕的事.幸好这些死去的修士都不强大.怨念也不强大.虽说不强大.但陈二旦和金狮也不敢过多招惹.最后弃船.又沦落到靠自己飞行的地步.又继续这孤寂的旅行.

逃离飞船.金狮心有余悸.然而心有余悸之后是茫然.这么飞行.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金狮开口道:“陈二旦啊陈二旦.狮爷严重怀疑.这荒天路他玛的根本就沒有路.我们被坑了.被人放逐虚空.完蛋了.不然飞行了两个多月.怎么还沒到有生命适合修炼的地方.连有生命的星球都遇到一个.”

陈二旦回道:“这哪里会是假的.自古有那么多人进入.又不止我们两个.再说不是有人走通荒天路.留下赫赫威名的传说吗.”

“狗屁.”

金狮大骂:“传说.传我胯下大鸟的说.传说终究是传说.是可以编造的.可懂.”

“切.进入荒天路的有不少大势力的重点培养对象.若真是你说的那样.那些大势力会如此吗.”

陈二旦反驳.

“难道我们走错路了.”

金狮又问.

陈二旦说道:“不太可能.星空就他玛一条路.哪里还会走错.”

“好吧.”

金狮无话可说.

接下來又是飞行.枯燥无味的飞行.飞到天荒地老.飞到海枯石烂.都他玛沒有一个尽头.

又是一个月.然而陈二旦和金狮还是沒有到达所谓的目的地.而此时陈二旦和金狮又遇到了麻烦.

只见星际亮起无数的光点.光点越來越多.十分明亮.密密麻麻.光点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长.越來越接近陈二旦和金狮.光点太多.密布无边的星空.

“哇.好美丽的流星雨啊.狮爷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如此美丽.如此美丽而震撼的画面.嗯.这应该是狮子座的流星雨吧.”

金狮感叹.

“尼玛逼.蠢货.”

陈二旦大骂.拉起金狮飞速逃离.这流星雨是震撼.是美丽.但是被流星雨冲击到.有十条命都不够.百分之百要完蛋.

“轰轰轰轰....”

声势越來越大.流星雨已经临近.一个个拖着长长的尾巴.拥有迅雷之势.

流星雨波及范围太广.陈二旦和金狮虽然及时.但还是沒完全逃离流星雨的范围.处在边缘.流星雨就划过.

流星.只不过是熊熊燃烧的陨石.

处于流星雨之中.金狮大叫.大个的陨石还能躲过.但是小的太多.根本多不过來.

轰隆声中.不停的响起陈二旦和金狮吐血的声音.沒办法.流星太快太多.而且温度过高.陈二旦还好.还能承受得住.金狮就不行了.被冲击到的地方.被烫得冒烟.还是肉香味.惹得陈二旦流口水.

流星雨不像星空乱流.还可以卷着人一起飞.这流星雨就像一只只射出的箭.陈二旦和金狮就是靶子.被乱箭穿心的感觉.

流星雨.是那么的美丽震撼.然而对陈二旦和金狮來说.却是一场灾难.幸好流星雨持续的时间不算太长.流星雨划过之后.陈二旦和金狮挻了下來.暂时保住了小命.

这次.陈二旦和金狮伤得很严重.以陈二旦的五行体.都断了好几根肋骨.全身发肿.十分惨淡.金狮比陈二旦还惨.现在连叫的力气都沒有了.一副蔫蔫的样子.飞行起來都吃力.

陈二旦和金狮痛的飞行不下去.而且还要疗伤.在这种环境下.这伤势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即便恢复.依然虚弱.战力都会大减.

幸好还有魔身.沒有办法.陈二旦让金狮进入储物袋.自己主导魔身飞行.

陈二旦的魔身.只有炼神九重巅峰的修为.飞行起來.速度自然慢很多.不过现在沒办法.陈二旦和金狮都飞不动.有魔身飞行也不错了.

飞行.又他玛沒有尽头的飞行.

不知道飞了多久.魔身的速度越來越慢.魔身沒有太多的意识.只是不停的飞行.

到最后.魔身彻底飞不动.随时有要停下來的趋势.此时陈二旦不得不再次飞行.陈二旦的伤势只是勉强恢复.战力更是只有全盛时期的两三成.

金狮疗伤的速度不如陈二旦.还在继续恢复之中.只剩下陈二旦一人飞行.沒有了金狮说话打发时间.他只能一个人忍受孤独和寂寞.一个人在茫茫的星空中飞行.

一直飞.一直不停的消耗.陈二旦很疲惫.真的很疲惫.真的很想停下來休息.但是陈二旦知道.一旦停下來.就很难有再次起飞的勇气.

陈二旦观望星空.想要找到慕容一夜的身影.给自己一点信念.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陈二旦在想.慕容一夜也在星空中.她会不会和自己一样很独孤.很寂寞.陈二旦的孤独尽管很遥远.但始终是有尽头的.而慕容一夜的孤独.是沒有尽头.是永远永远.

陈二旦想着慕容一夜.带着伤感.忘记了疲惫.机械的飞行着.

说实话.能飞过第一段星空成功到达第一座城的修士.洞天五重以上相对轻松一点.洞天四重还看运气.成功失败占对半.而洞天三重之下.成功到达的很少.有的都是运气好.凭实力的很难.陈二旦算是最倒霉的了.又是星空乱流.又是鬼船.又是流星雨的.其他人很少遇到这么多的困难.

同样不知道过了多久.陈二旦飞到失去意识.只有潜意识在支撑.

渐渐地.一片星空石林出现.石林很宽广.大小不一的巨石悬在星空中.石林也是在移动的.只是移动的速度可以忽略不计.所以看起來像静止.像石林.

终于找到落脚的地方.陈二旦降落石林.在一块巨石上躺了下來.肉干也早已经吃光光.身上那些做为货币的灵石也早在一个多月之前被陈二旦炼化.现在的陈二旦.再也沒有补充能量的食物.

此时的陈二旦.嘴唇干裂.一层一层的皮在脱落.又沒有完全脱落.一层连一层的掉在嘴唇上.不光是嘴唇.陈二旦的全身也已经干瘪.严重缺水.情况极度不妙.

“嗯.”

隐隐的.陈二旦闻到一丝香味.是的.是香味.陈二旦勉强爬起來.朝石林深处而去.追寻香味的源头.

进入石林中.不多时.有轻微的嚼爵声.陈二旦扶住石头行走.找到声音和香味的源头.

源头那里.两名虚弱无比的修士趴在地上.正在吃同伴的尸体.是的.他们十分虚弱.沒有食物.不吃会死的.他们也不想.但是因为很香.是的.陈二旦也觉得很香.人无限饥饿的时候.只要能吃的东西都会觉得很香.

陈二旦出于饥饿之下的本能.朝那尸体爬去.也要吃.

那两人是一起的.见陈二旦要來分食.哪里会愿意.开始敌视陈二旦.大有陈二旦抢夺便要和陈二旦拼命的趋势.而且此时的陈二旦.也成了他们的食物对象.

二人比陈二旦还狠.立即朝陈二旦爬过來.因为沒有太多的力气.只能掐陈二旦的脖子.此时这种如此虚弱的情况下.一对二.陈二旦根本搞不过这两人.魔身也冲了出來.二对二.一番扭打.四人相互掐着对方.躺在地上.沒有更多的手段.就这样一直不放手.

陈二旦眼珠子都露了出來.脑海中不停地呼唤金狮.在不出啦.他和魔身很有可能就要完蛋了.

“金狮.你个狗日的.还不出來.”

陈二旦在心中大骂.

储物袋中.金狮虽然恢复了.但是也很虚弱.它看着还在蜕变的阿豹.口水流了出來.很想背着陈二旦把阿豹吃掉.

突然.金狮打了一个喷嚏.感觉到一种不祥.金狮疑惑.莫不是陈二旦出事了.金狮赶紧冲出储物袋.眼前的场景让它欲哭无泪.

四个家伙都奄奄一息.下意识的掐着对方.魔身翻白眼.而陈二旦.不但眼珠子露出來很多.就连舌头都伸了出來.

金狮赶紧将那两人解决.将陈二旦和魔身解救.

陈二旦已经沒有了太多的意识.随时会死去.此时陈二旦张着干裂嘴.渴望.无比的渴望一滴水.金狮泪花闪闪.想了一下.毫不犹豫的咬破自己的爪子.一滴一滴的将血滴进陈二旦和魔身的嘴里.

金狮那是一个心痛.心痛陈二旦.也心痛自己的血.血放得差不多.金狮不敢再放.他也很虚弱.再放他也完蛋.

“陈二旦啊.狮爷对你不薄.若是我们不死.你非得好好补偿狮爷.”

金狮喃喃自语.靠在一旁.缓解虚弱.

不管是陈二旦还是魔身.都虚弱无比.虽然金狮放血滋养他们.但是能不能醒來也不知道.

金狮陷入无边的孤独.漫漫的寂寞.和在一点一点的等待死亡带來的煎熬.

“狮爷一出手呀.天地抖一抖.狮爷二出手呀.真龙如瓦狗.狮爷三出手呀.世间美女全带走……………………………”

金狮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对抗着孤独寂寞.对抗着死亡.

……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联系电话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预约
安庆治癫痫病医院
贵阳哪里有癫痫专科医院
深圳市妇科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