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踏天争仙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我恨

2019-09-11 11:35: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踏天争仙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我恨

,.

大家都是雄主门的弟子,对于对方的神通手段当然都知根知底,云珠知道这是门中一种秘法,叫做抓宝手,什么宝贝只要被铁林抓到,都能断绝其和主人之间的联系,当初云涛一直都想要炼成这个手段。可惜这种神通并非是谁都能修炼成功的,云涛一直不无遗憾的说,若是修炼成了抓宝手,夺人宝物何其快哉

没想到今日被夺了宝物的竟然是她,并且还是她和云涛两个的道侣法宝。

云珠在铁林面前简直毫无还手之力,此时铁林漆黑的大手中电流翻滚,刺得云珠酥麻不已,越来越没有力气反抗。

铁林一只手将云珠提起,哈哈大笑着将云珠那丰腴的身子拖进房中。

“卧室在哪,卧室在哪你和你死鬼男人的床在哪在那张床上干你一定很有味道,哈哈哈”铁林恶形恶状,口水四溢。

云珠仓皇大叫:“放开我,放开我,我和你拼了”

都是从凡间一步步走入上幽界的,都曾经是人人敬仰的存在,云珠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但她此时也只能叫骂而已,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

转眼间云珠就被扯进卧房,紧接着卧房之中传来撕裂衣衫的刺耳声响,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尖叫,随即,就只剩下铁林那嘻嘻哈哈的淫、虐声音

床上满是鲜血,铁林远比传说之中的更加凶残暴戾。

云珠浑身的躺在床角,犹如一摊死肉,若非胸口还在上下起伏,恐怕就真的只是一堆死物了。

铁林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走进院子里,随即惊喜大叫道:“有枣唉,有枣唉,我最愿意吃枣了,紧接着就是咔嚓一声,房外传来云涛爱惜不已的枣树被折断的声音,继而响起嘎吱嘎吱的吃枣的声响。

云珠缓缓坐起,披散的长发乱糟糟的在脑后

,黏贴在她的脸颊上,云珠的眼中直勾勾的,片刻之后云珠眼中的恨意化为一片殷红血色,咬着满是鲜血的嘴唇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方荡,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随后云珠机械般的站起,沐浴更衣,换了一身白色的衣装,片刻之后,云珠恢复了往日模样,不过,云珠的眼中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水汽,去而带着的是一片冰冷。

打开房门,就见到那野猪一般的铁林正抱着枣树吃枣,连核一起嚼吃,云涛种下的好好的枣树此时被生生掰断,云珠眼角微微抽动一下。

铁林看到了云珠笑道:“娘子来吃枣啊”铁林那张脸五官全都凹陷,此时一笑,越发不堪。

云珠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厌恶,开口道:“玩也玩了,吃也吃了,现在该做正事了”

说完云珠走出院子,这四周住的都是火毒仙宫的弟子,和云珠一养都是云字辈的,他们早就听到云珠院子里面的声音,也有人想要站出来,但看到院子里面丢着的那根蓝色绸缎布条,就全都退回去了,此时又有人说了云涛已死,云珠现在是铁林的道侣之后,就更没人管这样的闲事了。

不过这不妨碍他们等到云珠出来的时候看一看。

云珠不理会四周的目光,一跃而起,朝着火毒仙宫的方向飞去,随即铁林拖着那株吃了一半的枣树追了出来,眼见云珠飞走,铁林伸手一摄,枣树枝叶摇曳,一颗颗枣子就全都落在铁林的大手中,随后铁林捧着枣子追了上去。

四周围观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尽皆摇头。

每一个丹士都是心高气傲之辈,但那又怎样

就如同凡间童生试你考了第一,乡里人人恭贺,你风头无两,霸气无双,但当你再去考秀才,好,即便你还是第一,风头更劲,到了举人试的时候你还想第一太难了,你的尊严那都是在那个被你落在后面的层次中的事情,你层次提高了,圈子变大了,你曾经的尊严也就不值钱了。

除非你还能拿第一。

说到底,这个世界上没有力量,就没有话语权,甚至别人叫你和谁结为道侣,你就得和谁结为道侣。

强者有决定权,次强者有选择权,弱者,注定一无所有

石头右卫从未想过自己背着方荡四处乱跑就能阴死两个雄主门的玄丹丹士,事实上他早就做好了不惜冒着被索命钉切碎了身躯的代价强行出手,护着方荡平安,虽然他因为体内藏着秘密的缘故,就算被切碎也能重新恢复,但他心中还有有很重的怨气的,因为这一切本不应该发生,他也不应该这样被重新切割成碎片。

只要方荡逃走,这一切就完全可以轻松躲过去。

虽然眼前他们真的胜利了,但对于石头右卫来说,并不见得就多么高兴,这毕竟只是小胜,凤鸣八荒总计有一十三次鸣啼,方荡这一次杀了两名玄丹丹士,下一次杀过来的就是四品蓝丹丹士,就算方荡侥幸杀了四品蓝丹丹士,接下来还有三品绿丹丹士,这是一场没有尽头,除非方荡死掉,否则绝对不可能完结的战斗。

一十三次,总有一次能杀你

“为什么不跑”石头右卫看着方荡开口问道。

陈娥也将目光投注过来。

方荡此时刚刚将云鹤的金丹收起,对于方荡来说,金丹的用途可不光是用来吃那么简单,还能用来做许多的事情。

方荡把玩着那把金光八角棍,这宝贝凶狠算是凶狠,光焰一起热力灼天,但对于拥有了人皇尺的方荡来说,这不过是个小玩意儿,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所以方荡将这金光八角棍随手丢给石头右卫。

“跑当然要跑,但在跑之前,我得叫对方明白一件事。”

方荡扭过头来,眼神清澈,却因为太过清澈而显得有些冰冷,笑道:“我得叫他们明白,想要杀我,就要付出代价”

陈娥目光微微发亮,不是因为方荡这句话,而是因为方荡脸上的那种笑容,清澈干净清冽冰冷,同时又有着一种纯粹,一种叫人感到清爽的温暖,很复杂的笑,但也很简单,正向在她面前坐在石头上的这个男子,复杂中却又简单。

石头右卫看着方荡,呆了一呆,随后摇头道:“这并不明智,你应该叫敌人觉得你弱小,这样你才能够有活下来的空间和时间。”

方荡笑着点头,“我明白,但我就是觉得不爽,每个人都会因为这样的那样的事情感到不爽对吧我就是不爽,凭什么他们杀过来,杀到我的家里来,我只能逃好,我可以逃,毕竟命比较重要,但我要逃,也得叫他们疼才行。”

“被追杀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方荡的脑海中想起了那个下起大雪的日子,他杀了云剑山剑首的女儿子泥,一路逃遁,在白茫茫分辨不出天地的世界里狂奔不止的惊慌日子。

陈娥开口道:“你已经杀了他们两个丹士现在该逃了吧”

方荡却依旧还是笑:“还不够,这次如果来的是蓝丹丹士,才算是回本。”

石头右卫摇头不止,只丢下两个字,就咚的一声重新躺在那宽大的门槛上。

“疯了”

陈娥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此时天空中一到流光闪烁,方荡还有陈娥当即一惊,猛的站起身来。

石头右卫冷哼一声道:“还真以为你是什么处变不惊的大人物,一道光就吓得你原形毕露了。”

石头右卫一招手,那道流光便飞了过来,落在石头右卫手中的是一枚手指长短的玉牌,玉牌上刻着八荒两字。

石头右卫嘴角微微一撇,晃了晃手中的八荒玉牌,道:“以往探宝八荒我们火毒仙宫都至少有八个名额的,不过倒是没有想到丹宫竟然还给我们仙宫一个名额,宫主,你去不去”说着石头右卫将八荒玉牌一丢。

石头右卫此时对于方荡这个宫主没有半点恭敬可言,宫主两字语气轻佻。

方荡伸手接过玉牌,看了一眼好奇的道:“什么东西”

“每次凤鸣八荒都会将八荒禁制破开,这个时候,八荒就像是敞开了大门,丹士们可以随便进出八荒,当然八荒内的危险不会有半点打折,八荒之中有太多太多的宝贝,据说有些甚至是古神郑开天辟地的时候诞生出的一写杂质,当然,说是杂质,却也不是寻常之物,若是能够寻到一件两件炼成宝物,对于一个门派来说,往往就是镇派之宝,另外,八荒在曾经一段时间内,号称仙人坟墓,不少修为不呢个踏足元婴的丹士们选择死在八荒之中,将八荒当成是自己人生的终点,甚至据说元婴丹士也喜欢将自己葬在八荒,所以说,如果你能进入八荒的话,只要运气够好,说不定就能捡到了不得的好东西,当然运气不好的华,就将性命留在那里了。”

方荡闻言将玉牌丢还给石头右卫,摇头道:“不去,不去,白白送死的事情绝对不去”

陈娥也在一旁点头,他们两个毕竟曾经进入过八荒,并且他们进入的只是八荒最外围的地方,就碰到了弱水和奇风这两种古怪东西,若是深入八荒的话,不知道会碰到什么样的诡谲,以他们现在的修为,去了就是送死,绝对没差。

石头右卫将玉牌收起连连点头,随后道:“也好,你们必须得活着。八荒这地方,我去若是能给门派拖回一件镇派之宝来,或许能够叫火毒仙宫多维持一段时间,希望我火毒仙宫能够等来一位真正靠谱的宫主,而不是一颗垃圾金丹”

石头右卫显然对于方荡该走不走,还以宫主的身份压他的行径相当不满,开口就是冷嘲热讽。

方荡对于石头右卫的嘲讽之言也不太在意,到时陈娥眉头皱起,想要说些什么,但看了看方荡后,又忍住了。

“若来的是蓝丹丹士的话,夫君你怎么办”陈娥略微歪着脑袋好奇的问道。

夫君两个字搞得方荡一张脸垮了垮,扭头看向石头右卫问道:“咱们门派将弟子逐出师门的时候是怎么弄的有没有什么仪式之类的比如废掉武功什么的”

石头右卫虽然懒得理会方荡,但却不得不回答方荡,“宫中弟子如果欺师灭祖,如果对门派造成了极大损害,直接赐死,没有逐出门派的说法,毕竟我仙宫功法秘传,就算废了弟子修为,也还烙在弟子的脑子里。”

石头右卫枕着门槛望天,背书般的说道。

方荡闻言皱眉看向陈娥,陈娥则露出白皙的一段脖颈,昂起头来,眼神轻蔑,似乎在叫方荡下手。

方荡叹息一声觉得宫主实在是太不好当了。

随后方荡也躺在地上,双手抱头,仰望头顶上的滚滚白云。

陈娥则露出狐狸般的笑容,也凑了过去,躺在方荡旁边,仰望天空。

两人加上一块大石头,就这样静静看着头顶上的白云翻滚。

“蓝丹丹士啊那应该是很厉害了,他若来了,故技重施肯定是不好使的,我想,他若来了,我就一尺子砸死他,你们说这个主意怎么样”方荡瞪着眼睛说着这样不靠谱的话,他的眼睛之中倒影着滚滚的白云,以至于那清澈的瞳子中蒙上一层白色。

石头右卫嗤了一声,无语道:“你这家伙总说大话,你若能一尺子砸死四品蓝丹丹士,从此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再也不在你面前放一个屁。”

方荡笑道:“我现在说什么就是什么,说起来,你真的会放屁么”

噗哒哒哒

“我擦你竟然来真的你一块破石头干嘛要有这种功能娘的,地面都跟着晃动呢。”方荡骇得跑得远远的。

陈娥也连忙贴地飞远。

石头右卫呵呵笑道:“这算什么,我会的还多着呢我还会撒尿你信不信”

方荡掩鼻看了眼石头右卫的下体,一时间惊疑不定,随后好奇的问道:“还没请问,你究竟是公是母”

“混沌”石头右卫其实不想告诉方荡,可惜方荡问了他就得回答,还不能撒谎。

“原来是个不男不女的”

“哎呀,你竟然敢用石头砸宫主我”

“你是宫主我怎么敢用石头砸你,我是发现了一块诡异的石头,或许是敌人派来的奸细,所以给宫主你看看。”

“唉,你又扔,那块是奸细,这块呢”

“这块啊和刚在那块在一起,鬼鬼祟祟的,估计是同伙”

方荡和石头右卫吵嘴片刻,陈娥在旁边看着抿嘴笑着,对于陈娥来说,这样的日子似乎回到了凡间,回到了她年少时的那些伙伴前,回到了那天真无邪的纯真岁月。

对于方荡来说,这样仰头看天,那是和自己的弟弟妹妹躺在父母牢房上的情形,而这样的言语调笑,则是住在公主府的时候和鸽子等人才有的亲近。

对于石头右卫来说,这样的口不择言,则是和石头左卫在一起的万载时光。

每个人都有过去,每人的过去都在此刻和当下的时光重叠,即便不过不会在回来,但他们现在似乎又有了不能丢弃的过去。

三人从新躺下,这一次三个人并排枕着那跟宽大的门槛,仰望头顶上护派大阵构成的滚滚云气。

“说真的,若是蓝丹丹士来了,我得请你们两个帮个忙”

石头右卫见方荡说得如此正式,点了点头道:“行,反正我的性命就是用来保护宫主的,不过为你而死,我实在是太冤枉了。”

陈娥也面色凝重,道:“我认准了,就是你了,我不会放弃,所以,做什么都行”

方荡仰望天空道:“那家伙若是来了,你们得拿出吃奶的力气来帮我呐喊加油”

“病了吧”

“这次病得不轻”

“我说真的,我若一下弄不死他,就是我死”方荡一脸郑重的道。

“完了,无药可救了”

“放心,有我在,总不会叫你死在一个区区的蓝丹丹士手中。”石头右卫眼神变得温软起来,淡淡的承诺着。

“啊,若是这次不死,我决定再去八荒玩玩。如你所说,弄件镇派之宝回来玩玩。”方荡开口道。

“你怎么能够跟我抢”

“呵呵,我是宫主,我说谁去,谁就能去娘的,你别说,这种感觉还挺爽呵”

方荡一行在仰望护派大阵的滚滚云气,在云气另外一面,也有人在凝视。

重新回到火毒仙宫之外,望着那一片雾海,云珠脸上最初神情复杂无比,但是现在云珠的脸上一定没有了那些复杂,变得单纯起来。

云珠没有理由不恨,一夜之间,自己的一切都被毁了,她恨方荡,同时更恨自己,在她内心深处,明白一件事,她今天遭受的是对于昨日的报应,是她吃了自己道侣的玄丹的报应。

但她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追求大道是她内心深处最直的正途。

明明觉得是报应,又不觉得自己有错,这是一种矛盾的情绪,这矛盾一度将她折磨的痛不欲生,但那种感觉很短暂,现在云珠已经找到了解决这种矛盾的办法,那就是杀了方荡。

杀了方荡,结束这一切,从方荡死了的那一刻,她就再也不想之前发生的一切,方荡的死,就是她的新生

她迫切的想要结束这一切

...

婴儿感冒咳嗽
婴儿大便干燥
宝宝老是咳嗽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