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宁小闲御神录 第1390章 啥都不会,口哨行不?

2020-01-16 18:14: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宁小闲御神录 第1390章 啥都不会,口哨行不?

y九幽双目中顿时放出厉光来,宁小闲却不害怕,一则是她在神魔狱中,他又被缚龙索捆着,伤她不得;二来嘛,她都不记得自己惹长天生气过多少次了,对这张脸上露出来的怒容早就有了抵抗力,就连长天本人作出这表情她都未必买账,何况是y九幽?

所以她视若无睹,只埋头想自己的心事。毕竟y九幽只给她指出了一个可能性,至于要怎么执行到位,还得看她自己的本事。

y九幽望着她眼珠子滴溜溜直转,暗中也不得不承认,这女子的面貌在他看来虽然称不得惊艳,却着实生了双好眼,顾盼之间灵光闪动,如墨玉曜曜。

啧啧,若是有朝一日他能自神魔狱脱困,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她这双眼睛挖下来,嵌在夜光杯上。

过了好一会儿,宁小闲才抬头看向他:“解铃还须系铃人。谁害我身陷险境,就还得谁来助我不可。”

y九幽低哼了一声,垂下的眼眸中却有两分赞赏之色。办法嘛,他和长天都是转眼就已想到,可是这小姑娘比他们少了数万年的阅历和洗炼,还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就拨云见月,其智敏也远非常人能比,自己两次三番都栽在她手里,除了太过大意之外,其实也不算冤枉了。

于是,下一个问题出现了:“你和他,平时是如何远距离联系的?”她早就从涂尽那里了解到,就算是魂修,彼此要通联也有个距离的限制,不可能全靠心理感应,否则涂尽的存在,如何能瞒得过y九幽?

“魂笛。”y九幽也不愿透露自己的秘密,可惜现在形势比人强,“我从玉笏峰出来后,和分身联系就改用上魂笛。只要将它吹响,七千里内的分身都可以听到。并且可以笛音互相传讯。”

魂笛……?宁小闲皱起了眉,这知识显然生僻了些,长天不曾教授过她,也未见于言先生的书册当中。

丹炉穷奇一蹦一跳地傍到她脚下。大声道:“魂笛是小司命专用的魂具,不存在于南赡部洲,女主人你当然不曾听闻。”

“地狱之中并不只有恶鬼,小司命乃是地狱当中专门接引夭折幼童的鬼怪。它们吹响魂笛,七千里范围内所有死去的孩子听到笛音。都会向它靠拢。小司命会在无边黑暗中指引这些可怜的小亡魂走回黄泉路,再次投身轮回之中,以免它们变作凶厉的小鬼,为祸人间。不过这种笛音,阳间的人是听不到的,只有鬼物能闻。”

宁小闲不确定道:“魂笛,我能吹得响?”

“当然不能!”y九幽看她的眼神像看水里的草履虫:“活人怎能吹得动魂笛?”

“那你啰嗦个什么劲儿,不知道姑乃乃时间宝贵吗?”宁小闲对他也是将鄙视都在眼里,“给个能用的办法!”

人在屋檐下啊!y九幽忍住气,冷冷道:“你会吹笛么?”

“不会!”

“……会吹箫?”

宁小闲瞪着他:“你才会吹箫。你全家都会吹箫!”

他全家都会又怎么了?“琴、瑟、筝、钟、磬、鼓、笙、埙,你会哪一种?”

“唔——”她很认真地想了想,“摸都没摸过!”

y九幽脸上的表情就是个大写的讥讽:“不学无术!长天的眼光也不过如此么?”

宁小闲也拉下了脸。他讽刺她可以,却不能讽刺长天没眼光。因此她伸指在他额头上打了个爆栗:“我要证道修仙还得先学什么乐器么,又不是投在乐音宫门下!”

这一记弹指当然打不疼y九幽,疼的是他的自尊。他的额角顿时有青筋冒出,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也冷得像冰:“宁小闲,我若从神魔狱里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将你……”

她漫不在乎地挥手打断他:“等你能出得去再说罢……话说,只要能发声的乐器都可以么?”

“……”他硬生生吞下这口气:“是!”

其实她还会吹口琴来着。只不过那水准也是五音齐斜,有点儿不太能拿得出手。“口哨行不?我给舅舅带孩子的时候练过,音阶抓得蛮准的。”

这一回y九幽沉默了很久,才挤出一个字:

“行。”

不过就是教段音乐么。他至于一脸的便秘样儿?可是眼下还需他配合,宁小闲也没再说出来刺激他。

当下y九幽透露了些自己的秘密。宁小闲于音乐方面却实在没什么天份,学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才勉强算是掌握。y九幽却是知道自己非得教会她不可,居然也收了脾气,使出了过人的耐性来。

等她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神魔狱,这里重又回归令人窒息的寂静当中。y九幽才有气无力地自言自语:“长天,你居然没被她气到吐血?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

可惜宁小闲已经不在这里,不然一定会笑眯眯地反问他:“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过?”

……

宁小闲走出神魔狱的时候,绣心已经坐在车中,见她凭空出现,先是一愕,继而喜道:“姑娘,你终于出来了。”

宁小闲抬眼看向她:“嗯?”

这一声语调上扬,意在询问。绣心从中听出了问责的意思,立刻低头道:“您方才从车上消失,奴婢很是害怕。后来,后来府主大人说您一会儿自会出现,命奴婢候在这里。”

汨罗果然对她的行动了若指掌。宁小闲慢慢坐到榻上:“我累了,要休息。”

绣心赶紧道:“奴婢告退。”

宁小闲知道她必要去禀报汨罗,也懒得和这小小侍女计较,闭目道:“去吧。”

绣心离开了一炷香不到的功夫,她即听到外面传来喝令声,接着自己乘坐的这辆大车就缓慢而平稳地移动起来,显见得是大军开拔了。

汨罗到底对她也没放心,竟然下令大军原地候着,直到她自神魔狱中出来才重新上路。

这是志在必得的意思么?她苦笑一声,若非自己已有腹案,恐怕现在要坐立不安、吃睡不香了。未完待续。

武汉博仕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北京德胜门医院
安顺癫痫病科哪家好
贵阳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上海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