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战史纪实川军摸夜螺丝割耳朵师长赏罚分明

2019-12-04 12:55: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史纪实:川军摸夜螺丝 割耳朵师长赏罚分明

师长杨勤安师奉命侧击襄河东岸钟祥的日军,他命令各部组织小股武装偷偷渡河,以摸夜螺丝的方法不断袭击敌人。开初,胜利归来的夜袭队都割下死鬼子的耳朵作为证据交帐请赏,一级一级把耳朵送到师部来。后来耳朵越割越多,师长和师部的参谋们都质疑,你怎么能证明这些耳朵是鬼子的呢?后来,夜袭队又报上来新的东西:皮鞋。日本鬼子的皮鞋很特别,鞋前面有一条槽把大足趾和另外四个足趾分开来。这个东西造不了假,拿回一双就肯定摸住了一个鬼子。再后,还摸些罐头香烟等东西回来。罐头有两种,一种牛肉黄豆罐头好听不好吃。一种饼干罐头却很解饿,一块饼干有麻将牌大小,两头正中都有几粒黑芝麻。于是把这种饼干取了个麻将名字:“二筒饼干”。摸回来的香烟多是“金枪牌”,不怎么好。偶尔也有钞票,多为五角和一元两种,票面上印有鲜红的隶书汉字“军用手票”。

有一次最特别,活鲜鲜地捆回一个日本兵!这是很不容易的事,因为日本兵多宁战死而不当俘虏。要把他从敌占区内送过河来,士兵们费了不少的劲。那时为了防止杀死俘虏,上面规定俘虏都必须押交军部,送一名俘虏,军部奖一百元。一百元相当一百个大洋,是相当大的数了,有极大的诱惑力。

杨勤安派了一个抓俘虏的排长和三个抓俘虏的士兵一同押去军部领赏。

从师部出来

,四名押送官兵完全成了护送人。一路上老百姓见了这个俘虏,无不痛恨已极,人人都欲诛之而后快。走到半路,一个老大娘堵住去路,连哭带喊:“老总呀!你们送这个鬼子做么子事?把他崩了就是嘛!”又拍着大腿哭喊:“天哟,天哟,这些天杀的鬼子兵,前回把我的儿子、孙子都杀了,把我的媳妇奸污后也杀了,你们要给我老婆子报仇哇!”原来这个地区半年前曾被鬼子占领,日本鬼子烧杀奸淫无恶不作。老百姓都围上来不让走,有的几拳,有的几个耳光,还有狠狠几脚。这个鬼子被打得口鼻冒血,押送兵赶快把他拖上一支渡船。

没多久,几个押送兵空手回来。排长向师长报告说“一百块钱的奖金得不到了。”又喃喃地解释说,船到河心,这个鬼子不小心掉下河被冲走了。杨勤安不用问也能猜出在途中发生了什么,他也没有追究,也免去了处罚

师长杨勤安是四川靠近云南的峨边县人(现划入乐山市金口河区)。时年五十来岁,人黑瘦矮小,身高不足一米六。此人出身行伍,从士兵到师长,小时读了两年私塾,现在已能批改文件。平时说话喜欢附庸风雅,遇话都爱加一个“也”字,比如什么“可照办也!”、“知道了也!”,惹得一些有文化的参谋暗中发笑。

杨勤安治兵极严,尤其是出川以来,对违令违纪糟害老百姓的决不轻饶。师部共有三十多个副员,这些人自持有些本事高人一等,平时纪律涣散,不受约束。一天,他通知副官处叫他们到指定地点集合训话,副员们知道今天定没有好果子吃,小心翼翼地站着等,终于师长来了。师长一到场就说:“老子现在给你龟儿子打个招呼,你几个再吊儿啷当,老子就认真了!”说完转身就走,没有第二句话。从此后,这些副员守规矩多了,大家知道,师长一旦认起真来,可不是说着玩的。师部特务连有个连长,作战勇敢,办事干练,脑子十分灵巧,平时深得他的喜爱。但得到老百姓的联名举报抢掠财物,查证属实后,立即将该连长正法。

但杨勤安在通常情况下对小兵却和气和平易近人。在战事松懈的时候,他喜欢晚饭后外出散步。而这个时候,正是师部的伙夫和勤杂人等在田边地角打长牌的时间。一天,杨勤安看见这几个人围在一起,就坐在一个伙夫的旁边“抱膀子”,指手划脚地说该留红九,打出天牌。但这个伙夫却偏不听这位“军师”的话,反其道而行之。结果,别人和了,他输了。“军师”蹭地跳起来,顺手给了这个不听话的伙夫一棍子:“咋样,老子喊你打天牌,你娃娃偏不听!”

惹得打牌的人和旁边的看客都哈哈大笑起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
无锡市第三人民医院
潍坊治疗癫痫病医院
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汕头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