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阿拉德之剑 第二百九十四章 完全暴露

2020-01-16 21:4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阿拉德之剑 第二百九十四章 完全暴露

“圣使大人,我们现了一些很特别的残骸,先锋艇已经将其送回来了。”马兰主教毕恭毕敬地说道。

短短几个小时之中,这位天空云海中众所周知的大人物,已经沦落为一个跑腿的角色了,不过,对于他来说,只要有事于,就是圣使青睐的证明,因而反而显得格外卖力,跑前跑后。

此刻,马兰主教的身后,几名身材健壮的侍卫正抬着一口巨大的箱子,进入到隔离的炼金实验室中。

而在这箱子内放着的,赫然是一架被摧毁了的天界无人战机。

这战机保养得极好,根本没有那种数万年残骸的沧桑感,看起来就像是刚出库的新品,完全没有经历过任何风吹雨打或是锈蚀。

更重要的是,在这战机残骸的内部,镶嵌着的,乃是天空云海中最新式的穿甲弹。

就连创口都极为新鲜,被撕裂开的金属甚至连氧化过程都没有开始,断面完全是锃亮一新

很显然,这架无人战机刚刚被摧毁,时间甚至不会过一周。

而在被摧毁前,它是可以动、说不定,还是可以进行攻击的。

一向傲慢无比,从来都不假辞色的圣使,在这一刻竟然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毫无疑问,这些信息足以表明,在这貌似不起眼的黄昏墓场之中,隐藏着让人垂涎欲滴的宝藏,甚至很有可能,是一艘真正的天界战舰也说不定,否则,这些无人战机在这数万年时间内,要怎么停泊,怎么保养,又要从哪里接收指令后出动进攻?

现在回想起来,独角鲸号的一系列行动,从最初照面开始,到之后装出一副取得宝物的样子,再接着反方向逃亡,全部都是一步步巧妙无比的误导,其真正目的,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

至于为什么要拖延时间,就算是马兰主教和战舰舰长也已经想到了——对方恐怕已经获得了墓场中央的古代战舰残骸,然后想要将其转移。

“罗斯柴尔德商会,有意思,竟然敢在我面前耍花招我要将你们的脑浆全部都吸出来,全部”

一瞬间,那名圣使出了真正愤怒的低沉咆哮。

空气中依然是一片寂静,因为这咆哮并非在人们的耳畔响起,而是在人们的脑海中直接爆。伴随着这咆哮声,一股无形的心灵风暴霎时之间席卷而起,贯过整个舰桥,令被其波及的所有人的意识,都变得如同风中残烛一般飘摇晃动。

哪怕是6级的高等级职业者,这一刻也纷纷腿软倒地。

数秒钟过后,当人们从晕头转向中终于清醒过来之时,那个如同滚雷般的声音,却再一次在他们的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为了泄愤怒的嘶吼,而是冰冷到了极点,却又充满了无法抑制的贪婪的一声命令。

“立刻下达命令,二十分钟之内,让所有的探索队都回来。立刻加前进,目标,墓场区中央。凡是有阻挡在面前的,不用进行解体作业了,直接给我用炮火夷平”

到了这个份上,以圣使的冒险经验,若是还猜不出真正宝藏的位置反而奇怪了。

而这条命令之中尽管包含着诸多不合理的部分,比如二十分钟内探索队就是走直线也来不及回舰,比如用炮火轰击会不会引残骸的崩溃,导致魔力乱流等等。但此时此刻,在刚刚感受到这位圣使暴怒的力量之后,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开口提出这些意见,不,他们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

舰桥之上,一片死一样的寂静,甚至连针尖掉落地面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所有人脑子里思考的只有一件事——如何以最快的度、最高效的方式,去完成圣使大人的命令

下一刻,魔鹫战舰的引擎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连续数天时间在墓场中低巡航的庞然大物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从尾部喷射出数道粗大而明亮的火焰,就如同一只现了猎物的饥饿秃鹫,啸叫着向着目标猛扑了过去。

而此刻,从米狄与爱弥儿通话时开始计算,不过才仅仅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藏身于战舰之内的米狄,自然在第一时间就现了这种变

他的眉头,很罕见地皱在了一起。

不仅是因为对方探索的时间比自己的最低预期还要低,更是因为,从这极为短暂的时间中,米狄可以感觉得到,那位圣使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棘手、更加强大,而且,更加聪明。

等待在面前的,将会是一场真正的苦战吧?

就算是身为凡觉醒者的米狄,此刻也不由地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但是,就算再怎么艰难也好,身为领导者的自己,是没有退缩的余地的。他唯一的选择,就是义无反顾地往前大踏步地冲刺

“要动手了么?”一旁,莱茵哈特已经准备就绪,从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昂扬的斗志不难看出,这位第四皇子,已经将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的临战状态。

“现在就动手。”这就是米狄的回答。

如今,在这种加状态下,就算有大片残骸阻碍也好,以魔鹫战舰的机能,半个小时之内,一定能够抵达墓场中心区域。

届时,那名圣使只要用心灵感应那么一扫描,根本没有藏匿的办法。

最坏的情况下,风王战舰将被直接击毁。

不,那还不是最坏的情况,真正糟糕的情况,是大部分人都被心灵异能所控制,就连风王战舰都落入到蓝色真理教派的手中

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的地步了。

必须阻止魔鹫战舰继续前进。

轰隆隆

十分钟之后,当魔鹫战舰以无可阻挡之势猛冲猛撞之时,从其左翼上,突然爆开一声如沉闷雷声般的鸣响。

下一刻,一片黑色的烟雾升起,隐隐有白色的高温火焰,从机翼之内窜了出来。

魔鹫战舰的一台引擎,爆炸了。

骤然的失令长达八十多米的战舰整个晃动了起来,舰桥上的诸人更是东倒西歪,而由于左右推力不再对称的关系,魔鹫战舰的航行轨迹一下变得歪歪斜斜,顿时撞上了附近一艘战舰的巨大残骸,引起了接二连三的雪崩式反应。

米狄和莱茵哈特,终于动手了。

采用的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直接动攻击。

这几个小时之中,米狄已经观察出了魔鹫战舰内部的人员走动规律,基本上,除了要害处有人把守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巡逻队。也因此,只是在圣使决定冲向墓场中央短短十分钟内,他们便迅做出反应,突袭了位于机翼内部的一间引擎室。

若是能够堆积上大量魔晶的话,这一次突袭不仅可以⊥引擎报废,甚至足以令机翼本体崩溃。只可惜,米狄和莱茵哈特好不容易才潜入到这魔鹫战舰上来,除了贴身佩剑以外什么都没法携带,又哪来大量爆炸物品?

至于魔鹫战舰的武器库和魔晶储藏库,米狄从来就没有奢望能够光靠两个人攻下那种军事重地。

有圣使坐镇,他们两人的时间,绝对不会很多。

事实上,在米狄杀意迸,对着引擎室守卫斩出第一剑的那一刻,他便已经感到,透过重重叠叠的铁壁,那位圣使的心灵感应,已经笼罩了自己。

而当他和莱茵哈特将六名守卫尽数斩杀的这点功夫里,圣使的心灵感应,已经锁死了自己。

到了这个程度,就算米狄进入冥想状态,也无法摆脱圣使这如跗骨之蛆一般追踪了。

**扔这种仿佛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的感觉,就算是米狄也觉得极为难受,哪怕是将周身的金红色剑芒运转开来,内心深处,也依然是一股彻骨的冰冷感觉,舌苔之下,也依然是一种难以下咽的苦涩。

因为这是来自于灵能的力量,与魔力截然不同的攻击。

唯一能帮助米狄抵挡这种攻击的,似乎只有藏于米狄体内封龙剑中的,如今已经化为剑魂的神秘鬼神而已。

不过,这种牢固无比的心灵感应,也证明了圣使已经将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米狄的身上,而他身边的莱茵哈特,却几乎被忽略了,或者说,根本就没被当成是一个够资格的对手。

“按照原定计划行事。”米狄简洁地说道,离开了熊熊燃烧的引擎室,向着机翼的深处进。

而与此同时,莱茵哈特则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跟随米狄,而是转身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很快便隐没在了阴影之中。

两名鬼剑士,就仿佛两支整装待的军队,在战斗终于爆的此刻,开始向着各自的目标进军。

米狄的目标,就是破坏引擎。

魔鹫战舰每一侧的机翼有五十米长,其中装设有多个引擎,甚至还有备用引擎。

身为重生者的米狄非常清楚,要想真正拖住魔鹫战舰,起码得击毁一侧的三台引擎,才能使其度彻底降低下来,并且为之后无法避免的空战创造有利条件。

现在,米狄不过是击毁一台,还有至少两台要去破坏。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往这里过来的敌人将会越来越多,到了最后,或许会是寸步难行。

所以,米狄必须要快。

不仅要快,而且还要考虑到多种不同的情况。

比如说,那位圣使若是直接以心灵异能来到自己面前的话,又该如何阻止魔鹫战舰的行动?

“到时候,就靠你了,莱茵哈特。”米狄望了一眼身后的通道,喃喃自语道,“光之皇子,未来的暗之皇帝,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湛江市第二中医院预约挂号
无锡市锡山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南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癫痫病治疗湛江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