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将军令第一百三十九回灭世噬阳蛊

2020-01-24 07:04: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将军令 第一百三十九回灭世噬阳蛊

却说宇文昊然还是无意间上了蚩善的当,让他有时间蓄力发出最强大的绝招。不过从他的话中能听出来,此时他竟然还要召唤一只本命蛊,看他的样子好似这只蛊才是他真正的保命手段。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宇文昊然对此却很了解。

身为一个合体期的修士,那对灵魂的了解可是很深的。就像他自己现在只要想,那就可以有无数个本命蛊,而且每一只本命蛊死去都不会影像他的本体。所以对于蚩善还能在召唤一只本命蛊,他是一点也不惊讶。不过他倒是对那只什么灭世噬阳蛊很感兴趣。

之前他的那只蛊虫已经都很厉害了,一般的蛊虫在天蚕面前都兴不起反抗,而现在更是进化成了半吊子六翅天蚕,其对蛊虫的那种先天带来的威压克制已经比以前强了不知多少倍。但是那只金色蛊虫竟然到现在还能坚持着,虽然被吞噬只是时间问题,不过也算是世间少有的蛊物了。

看来这修真的苗裔就是不一样啊,炼制的蛊虫也是厉害,竟然能够抵挡天蚕?如此看来这什么劳什子灭世蛊不是还要更厉害?宇文昊然在心中不住的腹诽着。

蚩善全身都笼罩着一层深绿色的气罩,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悍了起来。不过宇文昊然还是没有出手,他想看看蚩善到底有什么绝招,反正此时剩余的那俩人想要支援也是已经赶不上了。

蚩善看着一身戎甲站在那里的宇文昊然,仿佛就如战神降世一样,让他心中不住有些恐惧,想到自己的处境心中很是不甘,眼中全是疯狂的狰狞,既然自己不能活着离开,那就让你给我陪葬吧。

“灭-世-噬-阳-蛊出来吧毁灭这里的所有一切”

蚩善的气势聚集到了最顶点,他的力量也是聚到了极限,只见他全身鼓起就像是一个吹鼓的气球一样,整个人都变了样子,脸上也像是浮肿了一样,哪还能看出一派有道真修的模样。

正此时一道紫色流光极速闪过,瞬间来到宇文昊然的胸前,他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痛传来,低头一看却是胖嘟嘟的天蚕,只见它此时有些狼狈,三对透明的小翅膀竟然都有些不同程度的损伤,而且散发出的气息也是很不稳定,身体还随着气息的收缩与暴涨而鼓动,好像好像一不小心就将爆掉一样。

却是它终于解决掉了蚩善的那只金色蛊虫,并将其彻底吞噬掉了,只是现在有些受伤不过最要紧的是,它必须要休眠一段时间了,将吸食的能量转换成自身的实力,相信这次就可能真正的进化成六翅了。

天蚕咬破了他胸口的肌肉一点点的钻了进去,最后匍匐在他的心脏上一动也不动了,宇文昊然想了一下就从心脏中逼出一滴心血让天蚕吸食了。一瞬间完成了这些之后又因为自身损耗一滴心血,宇文昊然脸色看上去有些发白,不过只是一滴心血对他还是没有影响的,只是血脉运转间就可补上。

不过这时宇文昊然有些苦笑了,想不到自己的得利助手这么快就失去战斗力了,这可如何是好,但论一个蚩善的话自己有信心打得过,但是他还有一个神秘帮手啊,以一敌二一个是合体后期的高手;一个是实力未知的神秘蛊物,光从蚩善的样子就可看出这蛊物肯定不会一般。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对于蚩善的注意却是没有减少一丝,只见蚩善的身子开始又出现了变化,原本已经被他强自蓄积的能量撑起来的身子,竟然又开始快速的收缩起来,只是一刹那就已经收缩到了原来的大小,但是奇异的是他还在收缩,就像一个漏气的气球一样。

这时宇文昊然忽然发现不对劲了,他感受到了蚩善的生命气息正在极速的消弱。这是什么绝招?难道发招要先将自己弄死吗?最终蚩善成了一张人皮,他体内的所有血肉骨骼内脏竟然都被吸食了,而且就连生命力和灵魂都被完全的吸食了。

宇文昊然感到了一股极其强悍的气息在蚩善的那张干瘪的人皮下,这种气息让他不自觉的一阵头皮发麻,而且灵魂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这就是灭世噬阳蛊吗?果然够强悍,mmbd天蚕那家伙又了,让老子如何对付这死虫子啊?不过还好没有了蚩善那老不死的,否则老子还真是要交代在这了”宇文昊然在心中不断的暗骂着。

蚩善的一堆干瘪死皮一阵蠕动,看的出里面有东西在动弹,宇文昊然将凤翅燕尾黄金镗收回,右手中又闪出了湮阳剑,并且暗自联系那神秘的天宝令牌,将罡煞遍布全身上下潜伏在皮肤之下。

至于那玄水玉蝶的水幕防御结界他并没有打算用,因为他感觉那一件法宝的能力并不能抵挡住这神秘蛊虫的攻击,免得在打斗中损坏可就得不偿失了,自己现在可是没有几件得手的法宝的,毁一件可就没有了。

一阵后一道血色流光从那堆死皮中飞出,在整座大阵中来回极速窜动着,宇文昊然惊讶的发现这座阵法竟然对此物毫无用处,它可以在阵中阵外毫无顾忌的穿梭着。看到此处让他心中不由大受打击,这样的话岂不是自己占据上风时,这死虫子要逃跑的话自己不是完全没法阻挡吗?凭借自己的速度又如何能追的上?

就在他暗自走神之时,那灭世蛊可不管他的心情,在空中飞舞了一阵后就对他极速飞来,它接到的命令就是毁灭眼中看到的一切。这种蛊物是蚩善在修真之后新炼制出来的一种恶毒蛊物,这种蛊平日里不过就是一个极其细微,甚至肉眼都看不到的一个虫卵,就暗潜伏在他的血管中。

可是一旦发动将其孵出那么在瞬间它就将吸食宿主的精气,甚至将宿主的灵魂都将吸食掉。而且此中蛊物没有自主意识,它的存在就是只为杀戮而生的,一旦现世就将忠实的完成宿主死前的誓言,所以除非是将其毁掉,否则只要是它眼中有生命之物,都将是它毁灭的对象,而且它想要生存下去也必须不断吸食生灵的精魂来维持生命,可谓是世间最邪恶的毒物。

这些宇文昊然当然是不知道的,其实别说是他这世上除去蚩善之外,再没有一人得知此物的特性,他可是蚩善的最后底牌,就是自己不活也将让无数生灵为自己陪葬,不得不说此人是一个极其阴毒的。

宇文昊然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受到威胁,神色不禁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心中在不断思索着如何对付掉此物。

只是一会儿时间宇文昊然已经绕着阵中来回奔走了几十圈了,期间他还是控制阵法极速运转,企图阻挡那神秘的血色虫子的脚步,但是发现那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阵法对它竟然形同虚设毫无作用,于是不得已放弃了这一个助力,但是自己的速度又比不上它,好多次都差点被它钻到身上,还好自己的反应够快,只是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正在极速闪躲间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臂上曲池穴一阵发寒,身上的汗毛都不禁树立了起来,正要做出反应时就觉得一阵钻心的疼从手臂上传来,低头一看那血色虫子竟然不知不觉的就咬在了自己手臂上。

此时宇文昊然才看清楚了那虫子的真正样子,只见它全身是那种晶莹的血红色,甚至可以看到它身体中的能量流动,样子有些像是蝉一样,不过没有蝉那么大,也没有蝉的足和触角。

要是除去它嗜血恐怖的一面,光看样子的话到时有些可爱,加上那晶莹的血红色倒是更像一件精致的工艺品。不过此时宇文昊然可顾不上欣赏它,右手的湮阳剑瞬间挥至,想要将它一剑斩去,但是让他惊讶的是湮阳剑砍在它身上竟然发出了叮的一声金铁交鸣声,还迸出几点火化想不到此物竟然会是如此坚硬。

更加让他心慌的事发生了,只觉得那虫子竟然在快速的吸食自己的血液真元,才几息之间他就感到脑袋一阵晕眩,这是血液大量流失的症状。宇文昊然心中一片骇然在如此下去自己可就真的像蚩善一样被吸成人皮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在心中不停的问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焦急间响起了那无所不破的罡煞,于是就想让罡煞出体对付那虫子,但是让他更加震惊的事发生了,往日里无望不破的罡煞竟然也失去了作用,只见虽然他全身都是罡煞烈焰在灼烧,但是那虫子竟然毫不在意,仿佛那罡煞对它没有一丝的威胁。

“这到底是tm什么东西啊?怎么办”宇文昊然心中大叫着,已经快要崩溃了。才一会儿时间就觉得自己的真元被吸食了大半,而且自己已经开始感到身体变得虚弱起来,难道自己的脚步真要就此止住了吗?

北京国仁医院预约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的具体地址
呼和浩特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常德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河南看癫痫病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