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霸天刀客 第一章 我不是山匪

2020-01-16 22:34: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天刀客 第一章 我不是山匪

细细的铜针上布满了刺,像一根迷你的狼牙棒,它正在钻进食指的指甲。手拿铜针的人还在来回的捻动,然后他抽出了铜针。

盯着流出的血红血红的血,还有被那铜针带出来的肉沫。

“你不会疼,因为我给你服下了镇神丸。不过……”

説话的人又拿起来那根铜针放到了这个人的脸上。

“我会等过了药效再做一次,这回会是你的右手。如果你还是不告诉我东西在哪里的话。”

啪啪两声,説话的人拍打了受刑之人的脸颊,然后离开了。受刑的人冷漠的看着他离开,还有这间屋子。尽管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一百四十七天。

这是一间非常华丽的屋子。每一处物品都是最dǐng级的。当然,刑罚也是最残酷的。

看着自己左手食指上的指甲还有一diǎn肉皮连着,他慢慢的,用自己的右手把它揪断。然后他像刚刚那个人看铜针一样,看着自己手里的指甲盖。

忽然伸出舌头,再抬起手,把手掌里的指甲盖舔进了嘴里,用力的嚼了嚼。突然想到了什么,可能是指甲盖太硬太没有味道,需要diǎn佐料吧。这人又把左手的食指放到了嘴里,吮了吮。

可能是真的这样吧?

他满意的,咽下了去。

很快,那镇神丸的药效过去了。钻心的疼从他的额头上出现的汗开始,到湿透他一身的衣裳为止。

“这是一个硬汉!让人钦佩。如果不是为了净天石,我会和他成为朋友。”

屋子外面有两人在看着屋子里的人和他做的事。

“将军,这净天石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逆天的宝物,你只要知道这些就好。”

“那属下这就去。我还有三十八种刑罚可以让他体验,什么叫生不如死!”

“没用的。”

“属下不懂。”

“受过了酷刑的人,如果他马上开始观察伤口,想办法能让自己尽量的舒服好过一些,那么他会在某个下一次,説出他心中的秘密。”

“那么像他这样……”

将身离开,不再回答属下的问题,只是留下了一句话。

“尽人事,听天命。”

圆月被乌云遮挡,淅淅沥沥大雨diǎn在狂风中砸到了地面上。呜呜的东北风在山林间咆哮,转眼间倾盆大雨落了下来。

“该死!怎么选了一个这样的天。”

轰隆隆……

“闪电你麻痹的跑哪里去了?我怎么就听见雷没见到光?”

咔嚓!一道大亮光劈在了一棵大树上,就在找闪电那人的边上。

“诶呀我擦!大伙离他远diǎn,他太衰!”

清晰可见的马上就有几道身影左右散开,尽管是在乌漆墨黑的大晚上,还是看得到那人沮丧的脸。

“还是老烟鬼你够兄弟!”

“我们是兄弟,总是要有人给你收尸的。”

“去你女马的!你死我都死不了!老子已经武徒三段了!”

“齐少阳你三段了?”

后面传来低沉的声音和让齐少阳不喜欢听到的话。

“既然你已经三段了,这一次你替换老烟鬼,总不能让老烟鬼次次都做尖兵。”

“我……好吧!”

齐少阳无奈的答应下来,然后恶狠狠的瞪了一旁要给他收尸的人和他的笑脸。

雨越来越大……

我叫展破魂,他们口中的老烟鬼。因为我喜欢烟、草;也因为我十八,面相上看却像三十八,所以在烟鬼前加了一个老字。

为了突破迟迟越不过去的武徒三段在半年前,离家一万六千里外的地方,我加入了这支佣兵xiǎo队,期望能在战斗中突破。

今天是最后一次任务,剿灭了山中的一伙山匪,我就会回到家乡……好吧,今天也是第一次不做尖兵。

尖兵是负责清除目标外围的力量,同时应付任何突发的情况。比如目标内部搞不定需要支援,又比如有人来增援需要抵挡,为进攻到里面的同伴提供撤退的时间。

所以尖兵的力量一定要强,也因为尖兵一直在外面,战利品的搜刮上就会吃亏,尽管在任务酬劳的分配上尖兵一直拿得最多。

“倒霉死了!干什么説出来!”

齐少阳非常郁闷的留在原地,看着同伴悄悄的摸近了那间大院子。他也是最后一次参加任务。结束后他会去成亲,当一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

“院子里一共六间屋子,我和山儿负责主屋;老怪兄弟俩埋伏,……老烟鬼你先清除掉单独那间竹屋,然后去和老怪兄弟俩汇合。”

队长分配完任务,悄悄的取出粗布包裹着的百炼钢刀,挥一挥算是下达了进攻的信号。

身高两米的山儿他的武器是一对震天锤,三步蹿到院门……

“什么人!”

噗!噗!两根金翎箭混在夜色里,夹带着雨水突然出现在了门卫的胸口上!

轰的一下,山儿一锤砸开了紧闭的院门,完全没有管站在门边的门卫,好像他知道就会是这样一般。

队长头一个跟上,老怪兄弟俩进入院子中马上就躲进了一处阴暗里。展破魂叹了一口气不耽误速度的扑向了院子里,紧靠在左边的、一座单独的、矮趴趴的,还有diǎn破的竹屋。

天空中划过的闪电丝毫不能掩盖暴雨中闪亮的刀刃。

齐少阳收刀,一脚踢倒已经被砍掉头颅的守卫。再去看看他处,一共八名守卫均是一样的下场。

远远的赵疯子打了一个手势,齐少阳用粗布包裹起精炼刀,隐匿在了夜里的雨中。

一刀劈开竹门,已经武徒四段的展破魂对现在的自己无比自信。根本不考虑里面有没有人,或者是不是自己能够敌对。

这样一件破屋子里也不会有什么人。

进得屋子里,就看见瑟瑟发抖的老大娘和老大爷抱成一团。再扫视一圈屋子,只有一张床和两把椅子,连个桌子都没有。

展破魂嘟囔道:“这他女马的有什么东西可抢?还不如在外面多得些酬劳!”

“求求你,不、不要杀我……”

也不知道是老大爷还是老大娘説的,反正是老大娘伸出的手,递过来一个烟斗。

“这是里面被关的老头给我们的,是个好东西,就献给大王吧。”

“大王?你喊我大王?我不是山匪,我是来杀山匪的!”

展破魂这边刚刚惊诧,那边攻进主屋的队长就开始爆退。展破魂出了竹屋刚奔向院门就听到主屋里有两种声音传来,像是有什么重物倒下、掉落一样。

没有一丝犹豫的展破魂马上折回,扬手、手里的精炼刀激射院墙中间。

到了院墙边奔着墙头纵身一跃……啊!!!惨叫声传来,是老怪兄弟的声音。结果了老怪兄弟俩的人扭头看去了展破魂,正是他脚踩精炼刀翻越院墙的一刻。

“都是些什么人?”

从主屋里走出来一个人,手里提溜着两颗人头。是队长和山儿的。

“回禀将军,属下不知。不过有个人已经跑掉,想必外面已经有人去追。”

将军丢掉手里的人头,回身走向主屋旁的一间屋子。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已经将整个院子清理一遍。攻进院子里的人一共八个,只逃出了展破魂。

将军站到受刑人的跟前。

“来的人是不是救你的?”

“不是。”

“谁让他们来的?”

“不知道。”

“他们为什么来?”

“不清楚。”

受刑的人满眼笑意的看着将军。

“东西一直在这里?”

受刑的人还是笑。

“楚英你来。”

杀死老怪兄弟的人,走进了屋子。

“跑掉的那个人去了院子里哪间屋子?”

“做饭的老两口。”

马上的,将军来到了这老两口跟前。

“来的人拿走了什么?”

“烟斗,是我给的。”

“谁给你的烟斗?”

“是那个被……”

老大娘再也説不出话来,还有那个老大爷。

“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人找出来。”

“是!”

楚英传出了个口哨,一队黑衣人出现,跟在了他的身后,向展破魂逃跑的方向追去。

将军又回到了受刑人的跟前,这一次是带着笑容。

“不管怎么説,我都得要谢谢你。至少我不会再在这里呆着。只要抓到那个人,我就可以去复命了。”

“那可以再让我抽口烟吗?”

“不。”

将军的手插进了受刑人的心口,手没有抽出来,而是在身体里使劲捏了一下。感觉到手心中的心脏变化了形状,将军才满意的拿出了手。

齐少阳现在很害怕,怕面前的人,更怕他的手。刚刚他亲眼看见了他在一个人的身体里,捏碎了那个人的心脏。

“跑的那个人叫什么?”

“老烟鬼。”

“哪里人?”

“他从不説,不过听口音应该是落天河以北的。”

“为什么来这里?”

“淬刀堂外门的弟子发布任务,剿灭这里的山匪。”

“那个外门弟子叫什么?”

“只知道姓刘,我们是在依山镇府领的任务。”

将军割掉了齐少阳的人头,拿在了手里。刚刚还在説话的齐少阳,他的嘴保持着长字这个口型。看起来和痛苦中发出啊,是那么的像。

丢开齐少阳的人头,将军没有擦拭手上的血,而是看着。他身边的人略有不忍的,把眼神飘向了别处。

“沈英你去依山镇核实。”

“沈英领命”

沈英马上离开了屋子,似乎是得到了解脱。

下到冒烟的大雨还在冲刷着大地,山林中的大树丝毫不能为树下的人遮蔽。当然也帮助不了展破魂击败拦住他逃亡的人。

不能等,随时都会有增援的人赶来。必须先解决掉他。

出刀,百炼钢刀劈向中路。不等那人任何反应,刀锋直劈变斜切。

一丝月色里,刀光依然大亮。

长春哪家医院能治愈银屑病
天津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癫痫病的最好医院
治疗牛皮癣日照哪家医院好
遵义癫痫哪个医院专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