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跟随麦叔步伐畅游克鲁斯堡探索圣地后台构造

2019-04-09 12:2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文载于2016年6月号《Snooker Scene》杂志

最近要是去奥古斯塔(美国乔治亚州城市)看一看高尔夫美国名人赛,你定会感受到这项赛事散发出的浓浓的历史厚重感。一年一度的赛事,原封不动的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对无数像我这样的高尔夫铁杆球迷来说,这项赛事无疑是为我们准备的年度饕餮盛宴。驱车轧过木兰道(Magnolia Lane,奥古斯塔国家俱乐部会员专用入口至球场会所之间的一条林荫路,全长330码。路两侧各种有61课木兰树,大道也因此得名),驶过阿门角(Amen Corner,美国名人赛专用球场奥古斯塔球场的第11、12、13洞,高尔夫世界中最难打和最出名的三个洞),再经过在比赛中充满戏剧性的后九洞,走完全程你会发现,除了棒球帽下一张张不同的脸庞,其他的一切都仿佛和去年的比赛如出一辙,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是我们高尔夫球迷永久享受不够的乐趣。

拥有如此历史厚重感的地方,斯诺克也有:克鲁斯堡剧院。当然在世人眼中,相比于美国南方的那块如波斯地毯般质朴的球场,它的魅力可能难以望其项背。但即使如此,征战克鲁斯堡25年,这扇荣誉之门背后的一草一木我都如此熟习。所以可以肯定的是,我对它的热爱,从未变过。

克鲁斯堡的后台构造是这样的…...通常球员们会通过后台入口进入,进来后你会在安保处遇见可爱的林恩,和盖瑞·威尔金森——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顶级斯诺克球手。随后球员及其随从会得到相应级别的通行证,并被要求时刻佩戴。每位球员拥有两个“全区域通行”的宾客名额,可以进入到梦幻般的冠军走廊参观——稍后再细说这里。

接着走通过一扇门你有两个方向可选,向右走就会来到后台区,解说席和练习室座落与此。过去有两张练习台,其余的地方被用作主工作室。而近几年,在工作室的位置增设了一张练习球台。

你在练球时总能听到工作室里说话,很有意思。你能听到比赛胜者分享故事或接受采访,还能听见各位名人到访,或干脆听听大卫·维恩(David Vine)老师用那标志性的优美强调给大家讲道理。

而在大约十年前,工作室迁到了克鲁斯堡广场另一边的冬园(Winter Gardens),这也算是件好事,这样一来原来的地方就宽阔许多,能放下三张练习球台。

斯诺克球员们可都是很挑剔的家伙,为了给球员营造安静的氛围,练习室四面皆墙,球台之外光线昏暗,这便是让球员专心备赛的理想环境。固然随着比赛的进行,球员总数会愈来愈少,这样一来球员练习室就好用多了,只要想,随手就可以练上个三两小时。

看完了右边的练习室走回到走廊,走过选择方向的那扇门来到左侧,便是球员的更衣室区。这里有四间更衣室,正好够同时进行斯诺克比赛的最多4名球员使用,感觉像是命中注定这里就是斯诺克圣地一般。几年前这里经过刷新,房间变得宽敞了些,摆放更合理,还配备了供球员休息的单人弹簧床。

我总觉得这些房间感觉像电影《铁窗蹀血》(Cool Hand Luke)似的,我本想提《肖申克的救赎》,但鉴于每个斯诺克球员都看过几百遍了(斯诺克博主乃至看得更多),我就不提了,虽然我这句话还是提了,嘻嘻。

就个人而言,我很少在更衣室里待太久,总感觉那里没有生气有点阴冷。一些球员会在中场休息时坐更衣室里看看报,还有的球员会跟朋友聊聊赛况,而我则会去练习室随意击打些球,保持放松状态,尽量让15分钟的间休感觉过得快些。

不过更衣室内最让我想念的就是门上的小广播,每到赛前它都会播放些音乐,The Entertainer、Pot Black主题的曲子还有范吉利斯的To theUnknown Man,这些都放过。不过提示你哦,这些曲子有时会洗脑,你在出场后也许还会想着这些调调,可要当心被影响了打不好球哦。或许某天他们会恢复这个环节,事实上有些不太可能——毕竟它太洗脑了。

接着从更衣室区出来继续往里走,你会溜过赛事办公室终究来到媒体室,目前媒体室是后台区最大的一个区域,我很喜欢待在这。在这能通过大屏幕直播看比赛,还有方便的计分板,感觉很棒。你总能看到很多友善的面孔,兢兢业业地忙碌着,时不时地吐槽下超长的赛期。

接下来的一个地方会有些奇怪,它不像其他地方有着严肃和紧张的氛围,特别是在比赛开始前的这段时间。这个地方似乎和比赛没什么关系,但却是来克鲁斯堡必看的地方。这里便是媒体室外的一条走廊,墙上几近钉满了关于世锦赛的报纸文章,成了一道风景线。经历了17天漫长的比赛,来这读读文章也是不错的。

接着走便来到楼上,你会看到一堆房间,主要给电视团队使用,用于采访、化妆、换装之类的事。再有就是之条件到过的冠军走廊,在那里球员们和宾客们可以放松地享受三明治和饮品。就算是比赛正在如火如荼进行时,这个地方也一直处在一片轻松的氛围中,而平时你总能看到1两个球员在练习间休来此放松。

接下来绕回到解说席,这个房间不算大,而在赛前你通常会听到丹尼斯、威利、JV(约翰·沃尔戈)还有其他人互开玩笑,从足球扯到高尔夫差点(译者注-差点:球手的平均杆数和标准杆数的差距,目的在于让所有不同水平的球手能在同场平等地竞技),JV自告奋勇当差点计数人。经验之谈:如果你的差点是14,那个家伙肯定立即把你的差点减少到12,真是奸诈啊!(差点越低水平越高,如果两人水平相同,其中一人差点低的话让杆就多,获胜的概率就小)

这便是斯诺克的最高殿堂,在这打球的感觉真是美翻天,虽然范吉利斯的音乐会把你洗脑洗到晕。

输卵管性不孕如何治疗
柳州好的男科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的吗
分享到: